你好,我白蔚羽,阿鱼。
性转狂热爱好者。
随便堆堆画和文。
圈子贼杂人很佛还傻,娃厨。


被渗进了无忌童言与廉价水果糖的时光呢。

流动着小美人鱼抓不住的泡沫,憧憬着灰姑娘在午夜十二点落下的水晶鞋,向往着追逐兔子的爱丽丝坠入的仙境,天真的相信着所有童话的美好,做着不切实际的公主梦。

不到半分钟的窃窃私语后是放肆的欢笑,赌气流泪过后是笨拙地想要帮着擦拭眼泪的小手。

舌尖弹跳着的碳酸气泡,沉浸在幻想的美好世界里,飘飘然地做着白日梦也不必强求回到现实。

油嘴滑舌地模仿着大人的话语,恶作剧后躲在门后一起捂着嘴偷笑,发现了美好的事物就迫切地想与好朋友分享的那份心情。

躲在被窝里捂着耳朵的打雷天,因为怕黑不敢与父母分开入睡的夜晚,伸手却触及不到的点点星空,如棉花糖一般纯洁柔软的白云。

任性地提出各种过分的要求,不愿服从父母的安排而大哭大闹,有时是天使有时是恶魔,说不定恶魔的成分要更多一点。

不用面对任何繁琐沉重的现实,不用为学习与事业操碎了心,如今多么想要留住当时那泛着阳光彩虹的灿烂笑颜,未被任何杂质侵蚀的那份纯真。

不必面对世事的复杂,人心的难料,只要用欢声笑语来享受的那些日子,明明未被沾染上色彩的白纸才是最美好的颜色呢。

如幻想般的那些生活,确实曾拥有过,只是当时天真无邪不懂得珍惜,而如今无论如何向往都找不回来了。

评论

热度(14)

  1. 一行白鷺 转载了此图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