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好,我白蔚羽,阿鱼。
性转狂热爱好者。
随便堆堆画和文。
圈子贼杂人很佛还傻,娃厨。

Day.1 花

       Mamie将花瓶中的玫瑰拿出来,换了干净的水后将它们插了回去。
       她轻轻用指尖摩挲着柔嫩的花瓣,静静地望着窗外。Novia正坐在圆桌前吃早餐,看着她的女孩倚在白格窗前的身影。乳白色的长裙垂到地上,盖过了Mamie赤裸的双足。她每天都要这么干,将花瓶中的水换新,然后抚摸着玫瑰花瓣望向窗外,静谧得像幅油画。
       而Novia总喜欢看着这样的她。
       “真漂亮啊。”Mamie轻声说道。她的目光透过窗户看着湛蓝的天空。Novia半是开玩笑地问她“比我还好看吗?”
      Mamie没有回答,她自从那件事发生以后就变得不再和Novia说话了。Novia不知道她是生气了还是什么——从她脸上看不出任何生气的迹象。但这其实并碍不着什么,因为Mamie搬来与Novia同居了,这可比不接她的话要重要的多。Novia叹了口气,低下头戳着自己煎的鸡蛋,她似乎在渐渐无可奈何地接受着她们之间的相继无言,同时又止不住地怀念她们曾经的亲密无间。
       Mamie抚弄完她的玫瑰后轻盈地走进房间,留下白纱的裙摆似还在Novia眼下飘动。Novia喝完了自己的牛奶,决定不去打扰她。她看向窗台边,娇艳欲滴的玫瑰插在素白的花瓶中,不管怎么看都是被精心料理过的样子。
       她站起了身。

       Novia在客厅里整理她的文件,将手头一切工作处理完时已是夜半。她悄声暗叫着不好,揉了揉酸痛的脖颈和肩膀,轻手轻脚地推开房门走进房间。Mamie已经窝在双人床的一侧睡着了,Novia走进她,小心翼翼地换好睡衣钻进她身侧空出来的,属于她的位置,然后坠入梦境。
       她看见了Mamie。金发的女孩朝她回眸一笑,用温柔的声音唤她“Novia”。被叫了名字的女孩愣愣地看着她,记不清自己已经有多久没听见这样的呼唤了。她想要向前走去,想要给那个女孩一个拥抱或是一个吻。她迈开步伐,却发现自己的双脚正踩在湿润的泥土上。她低下头,自己正处于花田之中。各色各式的花朵随着令人惬意的微风摇曳,而她的女孩正站在这片花田的正中,用清澈的蓝色双眸望着她,Novia发誓自己这辈子从没看见过这样的美景。就在她想要出声唤Mamie来自己身边时,脚边的花开始生长。她很快意识到不对,因为那些疯长的花儿正在吞噬她的女孩,而快要被淹没的Mamie却还是笑靥如花。Novia慌张地喊她,想让她离开那里,但Mamie反而轻轻闭上了双眼。Novia看见她周围的花逐渐变成了水,然后是铺天盖地的蓝。她漂浮在水中,紧闭着双眼,面色苍白。Novia感到强烈的恐惧,她试着去抓住Mamie,却被沉重的水压所牵制,动弹不得。她疯了一样地伸手去触碰,却一次又一次地只抓到了腥涩的海水。她的女孩像是无机物一般地沉浮着,沉浮着,从金色的长发开始,一点点在Novia眼前消失。
       她猛地睁开双眼,慌了神地扭过头。Mamie还在,她恬静地睡着,发出平缓的呼吸声。她还好好的。Novia长长地舒了口气,搂住了Mamie。
       那片海一定是某个人的眼泪吧,她对自己说。不然它怎么会这么咸涩呢。

       次日的Mamie仍是在Novia揉着惺忪睡眼从梦中醒来时便已经摆弄起了她的玫瑰。Novia还在固执地试着向她搭话,意料之中地从来得不到回答。Mamie像是完全听不见一般无视着她,明明她会夸赞窗外小鸟的叫声清脆。
       Novia觉得有些令人难受的压抑,她说不定快要撑不下去了。
       与往常一样的清晨,似是镶嵌在白格窗内的一片蓝天之中,白云正悠悠地飘浮。太阳很好,并不刺眼的明亮让人心情愉快。Novia面无表情地端着自己的早饭在餐桌前坐下,习惯性开口道了句早安,得不到回答。
      “今天天气真好。”她听见Mamie说,她看起来正因为这明媚的阳光而欣喜。Novia没有再看着她,而是垂着脑袋轻声反驳:“我觉得会下雨。”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认为,或许是对那能让她的女孩发自内心而幸福地笑出来的天气感到不满,或者是其它什么因素。
       同样与往常一样,Mamie摆弄完她的花朵后便轻飘飘地走回了房间。Novia放下了手中的叉子盯着窗外,然后将红棕的长发揉乱作一团。混混沌沌之中她似乎听见了Mamie的声音。
       “快要五月了,花会开吗……”

       Mamie从房间里走出来时是下午七点,天空变得灰蒙蒙的,早晨的明媚完全不复存在。她走到床边,有些惋惜地叹了口气。她将花瓶从桌上拿起捧在手里,葱白纤长的手指轻轻搭在花瓣上——有一片散落了下来。
       Novia觉得自己脑子里哪根弦被轻易地掰断了。她快步走上前去,夺过Mamie手中的花瓶,将它狠狠地摔向墙角。“为什么?”她冲着她歇斯底里地尖叫,“为什么要对我置之不理?我究竟有什么做错了?你说话!说话啊!”她脑子里乱成一团,塞满了奇怪的嫉妒和委屈,将这些感情揉作一团,于是变成了虚假的愤怒。
       她以为Mamie会受惊地后退,会因为被打碎了花瓶而冲着她发火,又或者会干脆夺门而出。但她没有,她什么也没做,只是仍然保持着刚才的姿势,捧着不存在的花瓶,抚弄着不存在的花瓣,然后将Novia的喊叫置之不理。
       到底是为什么呢?为什么即便如此你都不愿意看我一眼呢?Novia觉得自己已经什么也没法思考了。她只是痛苦地捂住脸,倚着墙壁慢慢地滑到地上,从指缝间泄出崩溃的鸣泣声。
       然后她听见她的女孩说话了:“Novia……”
       是她的名字。
       “真想她啊。”

       与往常一样的清晨。
       Novia揉着眼睛洗漱完毕,走进厨房给自己煎了鸡蛋,在吐司上抹上黄油,然后倒满一杯牛奶。她端着盘子在餐桌前坐下,对面的地板上散落着花瓶的碎片和溢出的水,还有令人怜爱的,破碎的娇艳玫瑰。Novia像是看不见那一地狼狈般,安安静静地望着窗口的位置,然后笑了起来。“早安。”她对着那个位置说。
       窗台前谁也不在。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