性转狂热爱好者。
随便堆堆画和文。

〖Traveller〗.微洁

♛♛♛

“嘿,我们去旅游吧.”
空调轰鸣作响,掀动乳白色的窗帘.我仰躺在床上,脸上盖着去年的旅游杂志.
Petunia正对着梳妆镜试用她新买的口红——她好像变得学会打扮了,自从和我交往后.

“去哪?”她问.她天蓝色的长发顺着光洁白皙的背脊滑下,有些悄无声息地垂到耳边,似乎是遮住了她的视线,被她轻轻地撩到耳后.她伸手的时候,我看见她涂着蓝色的指甲油——ZOYA.好吧,是我不太喜欢的那个牌子.她是故意的吗?我明明记得有和她说过.

“该剪头发了.”我听见她的轻声喃语.然后她拧上了口红回过头,把湛蓝色的双眼对上我的.是如此漫不经心地.

“Walk of shame?”我盯着她的嘴唇,“这个色挺适合你的,显白.”
“我知道你喜欢Schiap by nars.”她无声地笑了笑.我移开了话题.

“去哪呢...普罗旺斯?”
“普罗旺斯?”

“嗯.普罗旺斯.”我盯着天花板从枕边摸出蓝莓味的棒棒糖,“我想看薰衣草.”
“薰衣草啊...”
“嗯,薰衣草喔.”
毫无营养的对话。

我忽地就笑了.我知道Petunia一定会跟我去的,心里悄悄藏匿了些许期待.
我含着糖,伸出手张开五指,看着明晃晃的灯光透过指缝打下来,看着自己涂着亮粉色指甲油的手指.
好像有点鲜艳过头了.我胡乱想着,下次试试蓝色吧.

♚♚♚

前些日子他们一伙大学同学办了个Party.不少认识的不认识的脸混作一团.Petunia安静地坐在高脚凳上刷着手机,面前的桌上摆着一杯BlueShark,杯口插着柠檬片,摆了根吸管.她有一下没一下地吸着杯里的酒.

我坐在不远处的长桌,托着下巴和Flaky聊天,把碳酸饮料含在嘴里,从左颊传到右颊,又从右颊传到左颊,眼睛悄悄地瞟向Petunia那里.

她今天穿的裙子好像有点儿太短了.我想着,然后又记起那是自己送给她的.

我有些不自在地把目光上移,看到Petunia手机上挂着的粉色金花鼠挂件——那是我们初中时,我在一家礼品店里挑的.

她还挂着呢.我就这么看着,心里突然有些莫名其妙地明朗了.

“Gigg?”
女孩稚气未脱的声音突然钻进耳朵.我猛然回过神来,对上了Flaky的红色眼眸.

“大家差不多要回去了.”她轻声说道,语罢抬头朝我笑了笑.

——她似乎也变得大方了不少.我暗想着,点着头报以她灿烂的微笑.

“Gigg你和Cuddles分手了?”
回去的路上,Petunia突然抬起头来问我.

“嗯分了,因为我又写错他的名字了.”踢着石子,我裂开嘴咯咯笑了起来.

“这是第几次了来着?”
“不记得了.反正很多吧.”
“Cuddles真可怜.”
然后就没了下文.就在我以为我们会这样一路寂静着回到家时,Petunia突然开口了:

“还试新花样吗?”

好认真.

“不试了,男人不靠谱.”
我摆了摆手.

我们相继无言.

♛♛♛

“去吧.”Petunia轻快地站起身,转头望向瘫在床上的我.“什么?”我有些迷蒙地看着她,我好像有点困.

“去普罗旺斯.”她说,带着笑意的声音清脆又明快.

那就去吧,不过我得先睡会儿.我昏昏沉沉地,不记得自己最后有没有说出这句话.

评论

热度(9)